希望不再有人成为毒品俘虏

2017-04-19 11:13 来源:北京禁毒在线

图为毒品样本

阿和(化名)的一切,皆起于毒品——身上满是针眼,再无处扎针;一米七的身高,体重才80斤;进过戒毒所,待过劳教所……这些都是过去式了,在戒毒10个月后,阿和基本脱离毒瘾。他说,感觉自己又变回了正常人,对未来重新充满希望。   

记者来到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采访了在戒学员阿和,请他现身说法。接受采访时,阿和从不避讳自己“劣迹斑斑”的过去。“我希望自己的过去能给大家警示——毒祸猛于虎,千万别让毒品毁灭了自己的幸福生活,希望不再有人成为毒品的俘虏。”他的话里透着悔恨。

最初什么时候接触毒品,阿和已经记不大清楚了。据他回忆,大约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27岁的阿和就接触了毒品,从27岁到47岁,阿和有着长达二十多年的吸毒史,人生最美好的时段就毁在了毒品上。   

上世纪90年代初,高中毕业的阿和从一家企业辞了职,下海经商,开了一间小广告公司,两三年里,公司发展还不错。正当事业蒸蒸日上,阿和在一次和客户洽谈生意的时候,在酒吧接触了毒品。“那年我27岁,正是年轻气盛,觉得吸一口不会上瘾,即使上瘾也能轻易戒掉。”就这样,阿和在朋友的撺掇下,第一次吸食了俗称“白粉”的海洛因。   

后来,阿和并没有像他自己所说的轻易戒掉毒瘾,而是从抽带毒品的烟卷,到用锡箔纸“追龙”,再到注射毒品——一吸就是二十几年。

“每天只要一觉醒来,就想着怎么弄钱。”阿和说,毒瘾最大的时候每隔两三个小时就要吸食一次,每天花在吸毒上的钱少有几百、动辄上千。被毒瘾附身的日子是灰暗的,除了睡在床上,就是外出弄钱。钱一开始自己掏,花光了巨额积蓄,就找家里拿、找朋友借,再后来,对毒品饥渴地双眼发红,干脆去偷去骗去抢。   

毒瘾缠身的阿和身体越来越差。因为吸毒,阿和的广告公司开不下去了,只能关门大吉;妻子也跟自己离了婚,并带着女儿离开了家。

去年10月,阿和第三次走进戒毒所,前两次戒毒出所后,都因抵不住诱惑又复吸。“戒毒的过程痛苦而煎熬。”阿和说,前10天脱瘾期最难熬,毒瘾一上来就口吐白沫、全身冒冷汗,在地上直打滚。

如今,在戒毒所民警的帮助下,经过10个月戒毒期的阿和已经基本脱离了毒瘾。“现在最想回到家人身边,找一个本分的工作,过平凡的生活,再也不敢沾染毒品了。”阿和说,也希望大家能以我为戒,不再有人成为毒品的俘虏。

责任编辑:李晨曦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