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说话的小鸟

2017-05-16 14:49 来源:

阿成(化名)是一个腼腆的男孩,学习钢琴演奏多年,他今年23岁了。前来求助的原因是觉得自己在公众场合非常的焦虑,尤其是在每次要上台进行演奏的时候,都非常的害怕出错。而自己在台下练习的时候,却又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他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有一次他在钢琴考试的过程中竟然把一个平时从来没有弹错的曲子,弹得漏洞百出,最后竟然演奏不下去了。他于是前来求助。

其实这种焦虑症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症状,大部分都是在某种特殊大场合或者遇到一些特定的事物而发生焦虑。有的是怕老鼠或昆虫,有的是害怕电梯的密闭空间,还有的是害怕某种声音或图案等等。一般情况下可以用行为主义的系统脱敏的方法进行逐级脱敏,还有少数人可以用“大满灌”疗法。可是这个男孩在经过了一个疗程的情况下仍然不见任何好转,我觉得非常的纳闷。我于是改用精神分析的思路,对其童年经历重新进行探索,经过一系列的音乐催眠和冥想练习,果不其然,终于发现了他的一段很不平常的故事,并找到了其焦虑的根源所在。

阿成小的时候其实是一个非常淘气的孩子,经常喜欢出去打鸟玩。他自己都不记得用弹弓打下过多少只小鸟,在树上掏过多少的鸟窝。一直到有一天,那年他16岁,在树上打下一只小鸟,但是因为打的部位不太正,那只小鸟从树上掉下来以后并没有马上死去,而是在痛苦地挣扎,当时阿成凑上前去,发现那只小鸟正痛苦地张着嘴,慢慢地一开一合地,像是在说话,瞪大眼睛看着他,他无意中被小鸟的这个样子惊呆了。

当天晚上,他去了他的一个朋友家里,忽然翻看到一本有关佛教的书籍,上面说到如果打鸟的话,父母亲不能双全。当时他就马上想起了白天的那只可怕的小鸟,心理不禁打了一个畸零的冷颤。最最凑巧的是,在两个月以后,他的父亲忽然被诊断出得了癌症,过不多久就去世了,这让他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父亲,从那以后,他就非常的内疚,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罪孽深重的人,害怕别人知道父亲的死和自己打鸟有关系,所以自悲、自责和焦虑时常让他觉得自己没脸见人。后来逐渐发展到他很不愿意与生人打交道,而一到了生人多的场合,他就更是异常的紧张。

针对他这种情况,我采用的是精神分析流派中释梦的方法。让他在音乐催眠以后的白日梦的状态下,回归到当时他打鸟的情境,并对那个场景进行单独的脱敏练习。同时在白日梦的状态中,在音乐营造的情境中去完成对其父亲的忏悔与内疚,并得到父亲的谅解与宽恕。音乐在这个过程中起到的是类似于一盏明灯的引导作用,尤其是在其消极情绪到达极限的时候,音乐对其内在积极潜力的唤醒能力,是让人震惊的。

大概一个月以后,我亲自去听了他的钢琴音乐会,他演奏的作品真的非常的美,在他手下弹奏出来的每一个音符,似乎都充满了一种饱满的活力,那是人在内心深处奔涌而来的最强大的生命力!

责任编辑:王晓丹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