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禁毒社团:社会化方法丰富禁毒手段

民间禁毒社团:社会化方法丰富禁毒手段

2017-05-16 14:53 来源:

我国目前登记的吸毒人员已经超过了百万,吸毒者的平均寿命比一般人短10至15年。毒品不仅严重威胁着吸毒者的个人健康,同时由于吸毒引发的抢劫、盗窃、贩毒等问题,给社会秩序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在政府的禁毒力量难以覆盖所有吸毒人群的情况下,让民间禁毒团体作为一支重要的辅助力量发挥重大作用,以形成全社会群策群力共同参与禁毒工作的局面,正逐渐成为人们的共识。  

11月3日,全国禁毒社团工作座谈会在湖南召开,对禁毒社团发展中取得的经验和面临的困难进行了集中探讨。一个由政府指导、非政府组织实施专业化帮教和宣传的禁毒社会化工作新思路正在不断探索成型。

上海自强社会服务总社:为戒毒者提供专业化服务

上海自强社会服务总社,是一个以为药物滥用人员提供专业服务,帮助他们戒毒康复,恢复社会功能,促进家庭和睦、社会和谐为使命的民办非盈利社会组织。它是大陆首家专业从事禁毒社会工作的民办非盈利组织。

2003年年初,上海自强社会服务总社从拥有130名社工开始起步,到目前已经有了752名社工,其中大专以上学历的有708人,具有专业资质的禁毒社工462人,成为一支参与禁毒工作的专业化社会力量。目前自强社在上海市共有16个工作站200余个社工点,直接与3万多名服务对象面对面展开帮教工作。

“让戒毒康复人员彻底摆脱毒品的侵蚀,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这期间,他们不仅需要接受生理上的脱毒治疗,更需要从心理上脱毒。”自强社社长孙安清说。而自强社就是发挥自己的力量,从心理疏导、生活上帮助做起,预防戒毒康复人员复吸,改善其生活状态,从而帮助他们彻底摆脱毒品的控制。

一般而言,戒毒康复人员接受过强制隔离戒毒之后,存在一个“真空期”,在这期间,他们急需从心理上得到肯定,树立信心。为了弥补这一段空隙,自强社建立了一套从前期介入、中期帮教再到后期跟进的个性化个案工作方法。在前期,自强社的社工主动深入强制隔离戒毒所,提前与服务对象进行沟通,并通过家庭走访等方式了解情况,获得戒毒康复人员家属的支持。

当戒毒康复人员回到社会后,社工便开始正式进行帮教工作。当服务对象找不到工作,生活无法维持时,社工会为他们申请低保,帮助其找工作。同时,自强社建立了若干个“戒毒康复人员过渡性就业基地”,为戒毒康复人员提供了近百个过渡性就业岗位。为了帮助他们康复,自强社组建了山水画、书法等自助小组,通过培养多重兴趣来转移其注意力,并且发挥群体的带动效应,促进服务对象树立戒毒的信心,真正戒断毒瘾。在帮教期间,服务对象需要在3年内接受至少12次尿检、3次阶段性评估和1次总评估,全部合格之后才被认定为成功脱毒。之后,社工还会针对帮教对象的需求,进行不定期的跟踪回访。经过这一套长期的帮教服务,大部分戒毒康复人员都能摆脱对毒品的依赖,重新树立起对自己的信心,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

从2005年到2009年,经自强社帮助的社区戒毒人员和康复人员的复吸率从31.42%%下降至11.29%%,2009年认定戒断毒瘾3年以上的有5054人。

【典型案例】

他曾经是一个深陷吸毒深渊的“瘾君子”,曾因吸毒受到过法律的惩处,也曾因失去希望而堕落。现在,他不仅从生理和心理上摆脱了毒品的诱惑,还见义勇为,在面对窃贼偷盗电缆时挺身而出,与窃贼展开殊死搏斗。搏斗中,他被砍30多刀,经过8个多小时的救治才从死亡线上被拉了回来。

他叫段安,帮助他从吸毒深渊中走出来的人,叫沈帮泉,是上海自强社会服务总社的社工。

2002年夏天,段安在朋友的怂恿下第一次尝试了毒品。其实他心里明白,吸毒是有害的,但却抵制不住朋友的诱惑,最终染上了毒瘾。此后,从传统毒品到K粉、冰毒等新型毒品,段安一发不可收拾,全吸了个遍。直到2006年9月的一天,他吸毒被人发现,被公安机关带走。

回归社会后,沈帮泉第一时间来到段安家中,但却遭到了段安的抵制。一段时间内,为了躲避沈帮泉,他甚至躲到了姐姐家中。沈帮泉及时转变了方法,开始扫起段安的“外围”。他多次上门,做通了段安父母和姐姐的工作。有亲人在“敲边鼓”,段安开始慢慢接受了沈帮泉,也慢慢向他敞开了心扉。

在沈帮泉的帮助下,段安恢复了信心,重新开始找工作。但一次求职中,工作人员的冷言冷语伤到了段安的自尊,他很长一段时间提不起精神做任何事。沈帮泉在聊天中感觉到了段安的变化,不仅通过心理疏导消除了他心中的疙瘩,还帮着他一起找工作。

这之后,沈帮泉和段安一起往返奔波于社保中心、职业介绍所、居委会,寻找适合段安的技能培训和就业上岗机会。2个月后,在沈帮泉的牵线搭桥下,2007年年底段安在一家位于松江的合资企业上班了。

现在,而立之年的段安已经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工作表现也得到了老板的认可,还有了一个相恋多时的女友。

湖南禁毒协会:推动禁毒宣传活动深入开展

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月桂社区是一个外来流动人口较多、出租房屋多、吸毒贩毒问题多的社区。2006至2008年,湖南省禁毒协会选择这里作为协会禁毒戒毒康复的试点单位。从此,这里的禁毒戒毒工作有了明显成效,治安秩序也有了明显好转。

与上海自强社会服务总社不同,湖南省禁毒协会是一个依靠志愿者队伍进行禁毒工作的民间社会团体。据协会的秘书长李康瑞介绍,目前协会的工作重点是禁毒预防宣传教育和组织参与社区戒毒康复工作。从2003年11月成立至今,协会不断扩大基层力量,在全省12个市州成立了禁毒协会,现在全省有团体会员700多个、个人会员3853人,登记的禁毒志愿者近2万人。

为了推动禁毒宣传教育活动的开展,湖南省禁毒协会除了传统的发传单、布展板宣传外,还采取了有奖征文、举办公益活动等形式。2005年,协会主办了一场戒毒公益活动———“魔戒行动”,6名自愿戒毒人员入住岳麓山顶的“魔戒大院”。在一个月时间里,协会多次派人指导,协助戒毒人员治疗,活动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邵阳市禁毒协会与市禁毒办联合编印了8万册禁毒宣传教育读本,向社会免费发放。近3年来,全省各级禁毒协会积极参与或单独开展各种形式的禁毒宣传教育活动530多场次,受教育群众达到600多万人次。仅今年,娄底市、县两级禁毒协会就筹资70万元用于禁毒宣传。此外,湖南省禁毒协会还将长沙康达自愿戒毒中心建为宣传教育基地,并委托基地开通免费戒毒求助电话,接受群众的咨询。

在社区帮教中,湖南省禁毒协会还采用设立禁毒戒毒康复试点单位的方法,动员群众,开展走访入户等工作,调动社区党支部等力量,在社区进行戒毒康复工作。长沙市月桂社区就是试点单位中的一个。经过禁毒协会、社区和志愿者的努力,目前,月桂社区6名吸毒人员全部落实了帮教安置措施,全部戒断毒瘾5年以上,没有发生复吸,并全部安置了工作。  

【典型案例】

言自力曾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自己跑运输,妻子开缝纫店,还有个可爱的儿子。但自从言自力染上毒瘾后,数十万元积蓄很快就被吸光。为了筹措毒资,他又卖了房子。不得已,妻子带着儿子离家出走,言自力也被送去戒毒。从戒毒所出来后,禁毒协会和社区干部主动上门接近他,加强对他的帮教,并出面担保为他在一家大型超市找到工作。言自力十分珍惜难得的就业岗位,不仅戒断了毒瘾,而且工作任劳任怨,勤勤恳恳,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吸毒人员易梦芝,从戒毒所出来后悄悄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居住。协会人员和社区干部了解情况后,不顾天气炎热四处寻访,并上门找到她。得知她没有办再就业优惠证和医疗保险,就主动帮她办好证件,使她非常感动。从此以后,她经常向协会人员和社区干部汇报思想和戒毒情况。现在,易梦芝彻底摆脱了毒瘾,开的“博文书屋”生意越来越红火。

责任编辑:王晓丹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