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民间融入戒毒模式 记云南普洱重生关爱中心

政府民间融入戒毒模式 记云南普洱重生关爱中心

2017-05-16 14:55 来源:

多年以来,吸毒人员巩固戒断难、复吸率高等问题,一直困扰着社会。目前,全国已有不少地方对吸毒人员的戒断、巩固等问题作出探索,其中既有政府主导的模式如云南省红河州雨露社区、昆明市和谐家园,也有社会组织或团体主导的模式如曾经的昆明戴托普中心。

而在云南省普洱市,政府投入有限的人力、物力、财力,主要借助社会力量进行日常管理的一种戒毒模式,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关爱中心让人看到了希望

普洱市重生关爱中心前身为民间人士李继东2002年在思茅区成立的思茅重生水泥预制厂。李继东告诉记者,一开始自己确实只是想找一些工资低廉的工人,刚好当时普洱市公安局戒毒所也在开展以劳养所、生产自救的探索,双方就协议让一些戒毒学员到水泥预制厂工作,由厂里付给他们劳务费。最多时,厂里有70名戒毒学员。

2005年云南省红十字会向省委领导呈送的一份报告显示,至当年3月,水泥预制厂里有109名吸毒戒断者,其中HIV感染者达107名,且均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李继东有爱心,具有一定管理能力,初步建立了一些由感染者自己管理自己、有一定激励机制的管理方式。”报告中这样陈述。

2005年,思茅市政府在思茅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召开市长办公会,研究强戒所改扩建和重生预制品厂关爱事业发展的问题。这次会议决定2005年-2006年,市里筹措600万元资金支持重生预制品厂建设关爱中心,新建的关爱中心产权归李继东所有,市政府每年视情况给予一定扶持,逐步建立产业支撑、政府扶持、社会帮助的关爱新机制。

一旦艾滋病感染者病危,分部就通过普洱市专门为艾滋病感染者设立的绿色通道送往医院,死亡后及时通知家属,医院出证明,驻点民警则通知公安机关刑侦部门、检察院、法医等相应部门。“因为程序比较完善,所以至今没有发生一起纠纷或死者家属上访事件。”澜沧分部充分体现了临终关怀:“人死了以后,我们帮他洗干净、穿新衣、按民族习惯送他们走……直到火化。”其他学员也感受到了对生命的尊重。

2012年底,澜沧县又在关爱中心内增设了澜沧县社区戒毒康复中心,专门收容吸毒人员。据统计,康复中心累计收治学员1127人次,现有270人。

他们为什么愿意留在这里?

胡祥家里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这个在家中备受宠爱的小儿子,却在1997年染上毒瘾。听朋友说思茅区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可以自愿戒毒,胡祥就于2013年3月6日来到这里,下决心把毒瘾戒掉。“我也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这么久都没有复吸!” 如今,自己已经成为中心的管理人员,负责黑板报、档案管理等文员工作,每个月还有1200元的收入,600是代金券、600元存入卡里。

经历了6次强制戒毒的胡祥分析,自己之所以这次保持操守的时间最长,有几个原因。劳动方式不同。在胡祥强戒的日子里,他装过车皮、穿过磁环、编过汽车坐垫……每样都有定额。康复中心则以身体康复为主,劳动是自愿的而且强度不大。

生活条件不同。首先是外部环境方面,康复中心绿化、运动设施都比强戒所好。其次是住宿方面,强戒所是公用浴池和卫生间,通常七八个人住一间;康复中心4-6个人住一间,且带有独立卫生间。再次是伙食方面。“强戒所吃冬瓜南瓜都吃怕了!”康复中心则品种丰富,家属探望学员时还可以自己出钱购买鸡、鱼等,由中心加工,家属和学员一起吃“亲情餐”。

管理方式上不同。在强戒所总感觉和警察是对立关系,警察管理的方式很强硬,被管的人心理压力很大。康复中心则是学员管理学员,由于同有吸毒经历,相互间更为了解,被管的人也容易接受。

延伸管理不同。从强戒所出去说是社区戒毒,其实没人管。但如果从康复中心离开,每个月还必须回来尿检。“不回来尿检的学员就说明复吸的可能性很大。”胡祥说,警察就会负责寻找学员,找到以后检测确实复吸的,将送往强戒所。

心理状态上不同。强戒所是警察押着、手铐铐着、坐着警车来的。康复中心的大门则是自己走进来的,而且一进大门看见那么好的绿化和空气,感受都不同,马上就觉得自己是来这里生活的,而不是被关着的。

适应社会的过程不同。戒毒学员赵馨表示,康复中心可以很容易地请假回家,就是这样两三天地出去,逐步增强自信心和自控力,慢慢地跟外界就融合了,而以前在强戒所里跟社会完全脱离,猛地从强戒所出去就手足无措、无法适应,有一种心理,你关了我2年,出去我怎么也要了了心愿,所以复吸率特别高。

李继东认为;强戒所里的学员是完全跟外面的社会隔绝的,这就像一个弹簧,被压到了底,一旦出所就像突然松开了弹簧,反弹的更厉害。但在康复中心,这个弹簧是慢慢松开的,让学员几天几天的出去,慢慢地适应社会,慢慢和社会相互磨合,这样等有一天完全出去,就不会反弹了。

从源头上维护了当地社会稳定

政府和民间力量的融合,必然是取得“双赢”,双方才有可能一直合作下去。就李继东而言,他本身就想为吸毒、艾滋病感染人群做一些事情,通过和政府的合作,实现了人生价值,发展了自己的事业。目前,李继东开办有园林绿化、生物科技等6家公司。

从政府、社会层面看,首先是节约了警力。普洱市澜沧县禁毒大队大队长河江分析。由于国家法律规定,患有艾滋病、肺结核等传染病的吸毒或以贩养吸人员,任何场所都收不进去。也因此,一些此类人员有意从事吸贩毒活动,警察却无法打击:“就算抓了,最多是取保候审。”现在,有“关爱”模式把他们管起来,“把警察从繁重、反复、无效的抓、放的解脱了出来。”

其次是维护了社会稳定,当地治安、刑事案件大幅下降,减少了吸毒行为在社会上的影响,对艾滋病感染者的集中收治,有利于避免艾滋病的扩散,减少社会恐慌;有利于挽救一些青少年和有改造可能的人员。;减轻了吸毒人员家庭的负担。

责任编辑:王晓丹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