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少年戒毒所举行成人礼

2017-05-16 15:19 来源:

3月15日,阿勇满18岁了,他在龙岗区戒毒所度过了一场特殊的“成人礼”。同时还写给戒毒所管教的一封信“吸毒后,我食欲不振、睡眠不足,身体每况愈下,直到后来被抓时的骨瘦如柴、弱不禁风,而精神上的伤害更大,时常胡思乱想,疑神疑鬼。现在回想起我的很多行为和想法都荒唐离谱、不可理喻。”

图为阿勇在戒毒所其母抱头痛哭

深圳少年戒毒所度过特殊成人礼

阿勇说:“十五岁我叛逆逃学,染上了毒品。今天过后,我十八岁了,不再任性,戒除毒瘾,为父母分忧”。17日下午,龙岗区戒毒所为即将成年的戒毒学员阿勇举办十八岁成人礼仪式,管教民警、禁毒社工和阿勇的父母及戒毒学员一起同唱《生日歌》,陪伴着阿勇许下成人后新的愿望。

高墙之下,戒毒所新修的场地上,学员们围坐一团共享蛋糕齐唱生日歌。此时,阿勇的父母突然出现,母亲走上前,拿着一把木梳,按照古时传统习俗帮陈希梳头行冠礼。阿勇泪流满面,一边鞠躬一边向父母敬茶。

仪式开始,被簇拥在院内中央的阿勇与父母喜泣对望,只见阿勇的母亲走上前,手中的木梳缓缓地落在阿勇的头上,梳理着头发嘴里轻轻地念着“仔啊,妈妈给你‘结发戴冠’,你已经长大成人”。阿勇眼含热泪,向父母行鞠躬敬上热茶。感人的场景深深打动着环座周边的戒毒学员,伴着欢快的音乐,不约而同地哼起《生日歌》为阿勇祝福。随后,民警和禁毒社工送上生日蛋糕,阿勇和父母一起切开蛋糕,送给周边的戒毒学员分享。

图为阿勇与同伴分享生日蛋糕

深圳少年15岁吸毒被父亲举报

3年前,15岁的阿勇早早辍学,独自留在老家,父母虽然不在身边,却比同龄人多了一份“自由”。也正是由于这份“自由”,让自己失足陷入“毒品泥潭”。说起那时的自己,“只要爸妈教训一句,我就得跟他们吵翻天。”每次争吵过后,阿勇总是甩门而去,常常以离家出走的方式泄愤。

而在社会上,阿勇结识了不少“朋友”,在他看来,这些“朋友”最讲义气。

2013年的一天,又是跟父母的一次争吵过后,阿勇从家跑了出来。一位“朋友”很是神秘的拿出一袋白色粉末递给阿勇。朋友劝说着尝试,好奇心催使阿勇接过了“朋友”递来的东西,并跟着“朋友”一起吸食。但阿勇万万没想到,有了第一次吸食冰毒的经历后,自己竟然一发不可收拾地形成了依赖。“有时自己会胡思乱想,晚上极度亢奋,不想睡觉。”阿勇说。最严重时,阿勇几乎每天都会吸食,每周吸食冰毒开销在1000元左右。

阿勇说,那时自己其实知道吸食毒品是错误的选择,有时自己想克制,但是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2015年,阿勇跟随父母来到深圳龙岗生活,也曾外出寻找工作想要转移注意力,但只要“朋友”一提,心瘾上来便又开始吸食。2015年8月24日,看到在家中吸食毒品不听劝说的阿勇,无奈的父亲拨打了报警电话。

图为阿勇自述

戒毒所内心结少年幡然悔悟

刚到戒毒所,阿勇总是低头不语,对父母怨恨较深。黄警官也感觉到阿勇的抵触情绪,一开始并没有直接交流,先是让其他戒毒学员先对阿勇进行开导。经过一段时间后,阿勇对黄警官放下了戒心,也敞开了心扉,黄警官趁势邀请他一起参加到戒毒所举办的太极拳班,慢慢地将阿勇的心结打开。

为一个学员举办成人礼,这还是龙岗区戒毒所历史上的头一回。黄警官是阿勇在龙岗区戒毒所的管教,“成人礼”的想法就是他提出来的。

“提出这样的想法,只是想让这位曾经的‘失足’少年更加有信心面对接下来漫长的人生,没想到领导同意了,并且把阿勇的父母也请到了现场。”黄警官说,在戒毒所的特殊环境中,十八岁的成人礼仪式更具有特别的意义,让这些走错路,迷失了方向的戒毒学员们既感受到关心、爱护及社会、家庭的不离不弃,也让他们意识到作为成人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和义务。

“龙岗区戒毒所是我人生中的拐点,相当于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这里我有信心把毒瘾戒掉,并回归社会重启第二人生。”在“成人礼”上,阿勇这样说道。说到对未来的打算,他说家里有一块地,想学一些培育知识当一个果农,踏踏实实过日子,好好孝敬父母回报社会。

图为阿勇忏悔书

责任编辑:王晓丹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