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面临毒品和药物滥用难题

美国面临毒品和药物滥用难题

2017-05-18 08:35 来源:浙江在线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日前发布报告称,2014年,毒品使用过量造成美国超过4.7万人死亡,比交通事故和枪支暴力造成的死亡人数还多。这一数字与2013年相比增长14%,创下新高。从2001年至2014年,因精神药物滥用造成的死亡人数增加2.8倍,其中鸦片类药物过量使用致死人数最多,可卡因致死人数增加了42%,海洛因致死人数增加了6倍。

获取便捷是毒品致死率高的重要原因

数据显示,美国各个年龄段,不同性别、种族吸食毒品人数都有所上升,女性、白人男性等此前毒品吸食率较低的群体,吸食毒品的数量也增加了1倍以上。从各州来看,加利福尼亚州毒品吸食过量致死人数达到4521人,为各州之最。西弗吉尼亚州、新墨西哥州、新罕布什尔州、肯塔基州、俄亥俄州是毒品致死率最高的5个州。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汤姆·弗里登说:“毒品和鸦片类药品的滥用,破坏了美国家庭和社区。毒品吸食过量致死人数上升值得警惕。”弗里登表示,要改变这种局面,相关部门必须加大执法力度,减少普通人获取海洛因等毒品的几率。

获取便捷是吸毒致死人数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比如,吸食海洛因致死人数的迅速增加,主要就归因于海洛因相对其他精神类处方药物价格较低,也较容易获得。但是海洛因纯度高,吸食过量极容易导致死亡。

大麻合法化运动为毒品流通推波助澜

伴随毒品致死人数不断上升的,则是美国的大麻合法化运动。目前,美国共有23个州通过了大麻合法化议案。雅虎新闻网预测,2016年,加利福尼亚、内华达等9个州可能也会实现大麻合法化。

科罗拉多州是美国首批实现大麻合法化的州之一,该州允许21岁以上的成年人自行购买最多不超过1盎司(1盎司约为31.1克)的大麻。科罗拉多州州长约翰·希肯卢珀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大麻合法化的初衷是将之前隐藏在地下的行为拿到‘阳光’下,对吸食大麻进行严格监管,规范大麻销售。因为不管是否干预,这种行为始终存在。”

据《丹佛邮报》报道,根据非政府组织“全国毒品使用与健康”的调查数据,自大麻合法化以来,科罗拉多州12岁以上居民使用毒品的比例由2011至2012年的10.4%,上升至2012至2013年的12.7%,居全美第六。2014年1月1日,科罗拉多州成为第一个正式允许合法销售大麻的州,但在同年,科罗拉多州12岁以上的青少年中,每8个人中就有1人使用过毒品,升至全美第二位。

此外,很多游客特意前往科罗拉多州进行大麻体验之旅,网络流传的大麻消费“攻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大麻合法化后的这一段时间内,吸食大麻人数明显上升。科罗拉多州立大学一份研究显示,2014年大麻销售产生的效益预计将达到6.06亿美元。

大麻等毒品泛滥引起家长担忧。华盛顿特区居民凯利告诉记者,孩子即将进入青春期,在华盛顿特区买到大麻并非难事,十分担心孩子会尝试吸食大麻。

利益驱使致鸦片类药品监管阻力重重

美国吸食毒品过量致死人数与毒品走私等有密切关联。而《今日美国报》2015年底就美国鸦片类药物和毒品泛滥发表社论认为,医生也对毒品使用过量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与多数人的想法相反,美国多数鸦片类止痛药和精神药物并非来自专科医生开具的处方,而是由全科医生或护士提供的,因此许多人能够轻松得到治疗过程中并非必须的药品。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调查显示,约有半数全科医生对鸦片类药物的成瘾性认识不足,对患者利用医生处方骗取鸦片类药物的动机也缺乏足够了解,很多医生在开处方的时候甚至不愿在本州信息登记系统核查病人是否曾通过医生处方骗取毒品。

鸦片类药物的广泛使用给制药公司带来了数十亿美元利润。《今日美国报》进一步指出,美国止痛医学会反对针对鸦片类药品的使用限制。该学会每年从鸦片类药品制药公司获取30万美元的捐赠,约占其总收入的10%,而制药公司的高管还担任该学会的领导成员。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将鸦片类药物划为滥用风险较高的“二类药品”。但是美国医疗保险数据库的信息显示,美国家庭医生、内科医生、护士等开具的鸦片类药品处方数量很多。斯坦福大学负责药品滥用研究的乔纳森·陈博士认为,此前疾控中心把重点放在打击处方类止痛药的黑市交易方面,而这样做显然不够。

为了遏制毒品泛滥的局面,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发布死亡数字的同时,宣布了应对措施,包括尽量不使用鸦片类药物,加大对药物与毒品成瘾人员的治疗,统筹打击毒品非法交易等。

据美国国家广播公司披露,2015年12月初,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曾经拟定计划,加强对处方药的管理,但是遭到各大医药公司的反对。打击毒品和药物滥用,美国还面临诸多问题,需付出更多努力。

责任编辑:王晓丹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