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青年报:大麻合法化?没那么简单

2017-09-30 10:36 来源:北京禁毒在线

8775017_0

若时光倒流一百年,回到1909年的上海,那时鸦片可以自由交易,可卡因被视为万灵药,毒品收入甚至是许多国家财政和贸易的重要支柱。但那年召开的国际鸦片委员会会议改变了一切。从那以后,药物滥用开始被视为严重问题,而国际药物管制公约慢慢有了将近两百个缔约国。人类对抗毒品几千年,那场“万国禁烟会”,称得上是人类这方的一场大捷。

时光流逝,模糊记忆。出生在严控毒品之世的人,有些已经遗忘了毒品曾经带来的痛苦与灾难,忘记了很多“硬”毒品,其实最初的出身都是合法药物,并不是“它们忽然被当成毒品管制,然后造成了各种问题”,而是“它们先造成了很多问题,然后被归类成了毒品并被管制了”。

现实中的毒品管制系统绝非完美,严控的另一面是暗地里不断扩张的贩毒组织,与之相关的犯罪问题是全世界国家的噩梦。于是有人提出了“毒品非罪化”,认为既然烟草和酒精两种成瘾物在自由市场下都“结果良好”,其他毒品最好也照此办理,特别是大麻,既然其上瘾性和危害性甚至比合法的烟草更小,绝对应该放开管制。

从目前的研究结果来看,大麻很可能不比烟草危险。但这个事实可以引出两种推论:其一是,我们对大麻太过严厉。其二则是,我们对烟草太过宽容了。

我国十年前就签署了世界卫生组织的《烟草框架控制公约》,这个有法律效力的文件规定,烟草包装上警示语和信息不得小于可见部分的30%;规定烟草包装不能印刷“淡味”、“柔和”、“低焦油”这种误导性文字,以免消费者以为危害减轻;同时还规定,应该立法广泛禁止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

现实中的施行结果如何呢?香烟盒上永远只有一行轻描淡写的小字“吸烟有害健康”;中国烟草总公司获颁“2011生态中国贡献奖”;烟草专卖局推荐《中式卷烟特征理论体系构建及应用》参评国家科技进步奖;烟草总公司的谢剑平凭着“减焦降害”这种早被推翻的研究方向评上工程院院士;至于烟草的各种广告、促销、赞助更是随处可见,烟草商甚至冠名了百多家希望小学,校园内张贴标语——“烟草助你成才”。这一桩桩奇事,一件件怪谈,社会影响无不恶劣。较真起来,相关人等都应去电视新闻上哭泣谢罪。

烟草这种“合法的毒品”,真的控制得很好吗?

1906年的中国,23.3%成年男性和3.5%成年女性对鸦片上瘾。2010年的中国,52.9%的成年男性和3.6%的成年女性吸烟,青少年吸烟率也有11.5%。全国还有7.4亿非吸烟者遭受二手烟暴露,暴露率达到72.4%,这种暴露会导致癌症、心血管疾病、呼吸道疾病。全国每天有100万人因吸烟相关的疾病而死亡,平均30秒一人。如果目前的吸烟状况持续,40年后,年死亡人数将变成300万。10秒杀一人,烟草算得上顶尖杀手。

烟草造成这些疾病,损失却大多由不幸的病人和家庭自行承担。那些“尼古丁上瘾者”,也得不到救助和支持。戒烟有难以忍受的戒断症状。正因如此,虽然人人知道烟草有害健康,但没有外力帮助,大部分人几乎无法成功戒烟。而这个重要的外力——戒烟治疗、心理咨询、戒烟药物,却不被医疗保障体系所重视。只有极少数三甲医院设有戒烟门诊,相比起庞大的烟民基数,说“杯水车薪”都是夸大,“滴水”可能更为恰当。2005年,北京大学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烟草造成的公共卫生负担,远超过烟草贩卖得来的利润。然而在中国,烟草是政府垄断专营,2010年烟草税费4988亿,占全国财政收入总额的6%。医保则早就在“市场化”中,变成让医院和医生“自负盈亏”的生意。一方面享受着烟草的庞大收入,又不需要去补上医疗的缺口,政府控烟的动力自然随袅袅香烟一起“灰飞烟灭”。合法化毒品的结果,未必有想象中那么美。烟草的现状,就是一例。

责任编辑: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