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大麻

2017-09-30 09:48 来源:北京禁毒在线

Q:为什么在有些国家大麻是合法的?

在当今世界,允许合法使用大麻的国家和地区不断增多,如荷兰、美国的部分州、乌拉圭等,但是大麻合法化的国家数量在国家总量中,依然是极少数的。

图片1

图中深绿色代表允许使用药用大麻的州,浅绿色代表允许使用娱乐性大麻的州。

大麻合法化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几种较常见的原因如下:

在经济方面,可以增加政府的税收,减少监狱看管费用,还可提高就业率。大麻的合法化能给当地政府带来税收。以科罗拉多州为例,大麻合法化能带来每月750万美元的收入。

在社会安全性方面,非法种植和贩卖、吸食大麻的案件过多,警力难以全面覆盖。

大麻合法化后,政府可以像控制烟酒一样控制大麻的生产和贩卖。以美国为例,在美国通过任何正规渠道购买烟酒都会被要求出示证件,以证明达到了限制年龄,同时烟酒的质量也有保障。

大麻合法化后,可以通过申请执照种植及贩卖大麻,购买者也可以在规定的场所获得和吸食大麻,从而避免了与其他涉毒场所及毒贩的接触;一旦大麻合法,它的销售就要走法律程序,也就意味着卖家在贩卖大麻之前必须向食品安全中心提交报告以及走相关的程序,这样,大麻的质量可以得到保障,避免了黑市毒贩在大麻中掺杂其他成瘾性高、危害性高的毒品的可能性,吸食者的购买量和吸食量都会得到控制,从而实现良好的减害和管控效果。

在医疗方面,大麻可以用于治疗肌肉痉挛引起的多发性硬化症,化疗引起的食欲不振以及减肥引起的慢性疾病等等。医用大麻的管理也相当严格,医生不会把大麻开给18岁以下的人群,每次开药的量也不会超过规定。如果怀孕,有心脏病或者有精神类疾病病史的人更不可以使用大麻。

Q:大麻合法化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大麻合法化带来的危机之一是大麻的使用率大幅提高,大麻的合法化购买和吸食,为尝试大麻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一项在美国高中生中的调查显示,近50%的学生接触过大麻,在大学更为普遍。有数据表明,很多吸毒者的入门毒品就是大麻。戒毒中心调查也显示,大麻上瘾需要戒除的青少年的比例在上升。通过这个调查我们可以发现,大麻作为一种“入门毒品”的危害性。

大麻让你“痴”

一般认为,大麻具有精神药物作用,会对人产生精神心理上的影响,包括情绪的高亢,欢愉感受,身心放松,并有增进食欲的效果。小剂量的印度大麻,会产生洋洋自得的感受。独自一人吸毒者,表现为嗜睡,有松弛感。若有几个吸毒者在一起,则表现得莫名其妙地傻笑、愚蠢性欢乐、唱歌等。

吸食大麻的副作用也会同时发生,如短时记忆能力的下降,口干,运动能力受损,红眼,多疑或焦虑症状等。这类吸毒者的记忆力受损害,难以做依靠智力的综合活动的工作。对时间、空间发生错觉,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原来只有几分钟的时间,觉得像几小时。平衡功能也发生障碍,由于肌肉张力松弛,变得站立不稳,双手也会不由自主地震颤。 

吸毒者如吸入大剂量大麻,会产生大麻中毒性精神病。出现幻觉、妄想和类偏执状态,伴有思维紊乱,自我意识障碍,出现双重人格。长期吸服大麻者,表现为呆滞、淡漠,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差、判断力损害。偶有无故攻击性行为。随着吸毒时间迁延,个人卫生不顾、饮食不佳、人格扭曲,对任何事物兴趣缺乏,呈精神衰退状态。

大麻与“心瘾”

研究发现,大麻中的四氢大麻酚吸食后产生的精神和生理活性作用是成瘾的根源。而且,大麻不仅可以成瘾,长期吸食还可能造成脑功能损害。

躯体依赖和心理依赖往往互相伴发,比起海洛因、可卡因,只不过大麻躯体依赖不那么明显,这除了与大麻自身的化学成分特点,也与其吸食方式有关。但是,心理依赖也会促使人不断地对大麻产生渴望,进而形成难以抗拒的“心瘾”,导致长期使用大麻获取快感,进而造成上述的健康损害。

人类可以对任何感觉好的东西上瘾,包括运动、食品、赌博、性爱、购物等,大麻也不例外。成瘾不仅是生理上的依赖,还有行为上的强迫和失控。吸食大麻就跟喝酒一样,大多数人能保持适量,也有人陷入强迫状态,不吸不行,对生活产生严重后果,包括影响家庭关系,拖累工作表现等。

相关的研究表明,大约9%的人在尝试了大麻之后成瘾;在从青少年时期开始吸食大麻者中,大约17%的人成瘾;在每日吸食大麻的人群中,成瘾比例高达25%-50%。根据美国2012年一项全国性调查,大约有270万名12岁以上者达到临床对大麻“依赖”的标准。严重者在停用大麻时,会出现焦虑、睡眠障碍等戒断症状。还有研究发现,从青少年期就吸食大麻者最终形成大麻依赖的机会比其他人高2~4倍,而且他们戒大麻后又容易沾上其他毒品。很多人初次吸食大麻后并不是特别喜欢,但美国赖特学院临床心理学家琳恩•奥康纳教授提醒,很多大麻成瘾者有情感障碍或者药物成瘾的家族史,一吸大麻就特别容易上瘾。

大麻与“判决书”

进入20世纪之后,在全球绝大多数国家,持有,使用或贩卖大麻制品都被认定为非法。在我国,大麻制品及其衍生物被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等相关法律而受到严格管制。我国规定除医疗需要使用大麻外,禁止吸食大麻。根据中国法律,大麻属于毒品,吸食大麻构成违法行为,要处以拘留、罚款、送戒毒所实施强戒。

最后,总结来说,使用大麻是具有危险性的,就算大麻有医疗价值,也不代表可以滥用。大麻相比海洛因、冰毒等烈性毒品来说,属于相对无害的毒品,但是相对无害,不代表完全无害。大麻这种“入门毒品”其危害是不能单纯的以自身毒害而言的,更重要的在于其“走向烈性毒品”的引导性。

既然大麻危害多又多,为什么要吸食?

与其他任何毒品一样,年轻人和其他任何人群吸食大麻是因为从中获得满足感和愉悦感,其引发的生化感应会减少神经活动,随后产生放松、兴奋和愉快的感觉,对时间的感觉发生改变。如果是多人吸食,则会大笑,滔滔不绝。

大麻烟吸入后,起初感觉很放松、很美,有种朦胧和轻飘飘的感觉。吸食者眼睛会膨胀,这样对色彩的感觉会更加强烈,其他的感觉也会增强。过了一段时间后,吸食者会产生幻觉,感到恐慌。

大麻、烟草、冰毒究竟有何不同?

大多数大麻只是草本植物,没有有毒成分。只有印度一种大麻含有毒,经提炼可以成为毒品。

尼古丁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它的急性毒性没有那么强,但烟草制品对于身体健康的危害已是公认的常识,香烟就是国家公开售卖的最危险强成瘾物质。之所以有那么多人整天嚷嚷着要戒烟,就是因为尼古丁的瘾太难戒了。

而冰毒是一种人工合成毒品,毒性比大麻大得多。主要成分为甲基苯丙胺,也就是“去氧麻黄碱”,是种的麻黄提取的东西。因为它白色结晶很漂亮,像冰一样,所以被叫为冰毒。冰毒具有强烈的中枢兴奋作用,刺激性更强,作用如此看来,大麻在毒性和耐受性这两个方面都达不到毒品的标准,尤其是持久。

大麻的追随者到底有多少?

15-64岁的西班牙人中27.4%的人承认自己曾吸食过大麻,9.6%的人在过去一年里吸食过大麻。大麻消费者中男性多于女性,比例为2.7:1。欧洲毒品监控中心在2012年度报告中指出,过去十年大部分国家的大麻消费都有所增加,西班牙是大麻消费最多的欧洲国家。

四氢大麻酚(THC)能治疗癌症吗?

有研究证实(大部分是用动物进行的研究),有些大麻素可能具有抗癌效用,但并不表示吸食大麻就能治疗癌症。在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次在人身上所做的临床试验中,对9名胶质母细胞瘤患者进行颅内投药后,在抑制肿瘤生长和提高存活率方面有所改善。但由于样本较少,还不能就此得出THC有助于治疗胶质母细胞瘤的结论,需要更多的研究和临床试验。

大麻如何缓解呕吐和恶心?

几个世纪以来,大麻作物都被用来控制这两个症状。加拿大神经科学和应用认知学研究中心的琳达·帕克说:“大麻素的成分(如THC)能够减少大脑某些区域的血清素释放,如引发恶心感觉的岛叶皮层。这正是我们在实验室里试图验证的一个假设。”但不只有THC能够缓解恶心症状。大麻中的其他非精神活性物质如大麻二醇和大麻二醇酸也能抑制恶心。

其治疗作用会带来副作用吗?

大麻素研究专家瓦尔特·弗拉塔说:“如果剂量控制得当,用大麻来治疗恶心和呕吐的人不应该出现成瘾的问题。”他指出,不管怎样,对大麻的依赖是此类患者面临的最后一个也是最小的问题。与治疗用途有关的风险取决于使用剂量、个体情况和使用背景。毒品研究专家费尔南多·考德维利亚说:“低血压和焦虑的症状是相对频繁出现的。”大麻还会造成近期记忆的改变、冷漠和精神运动性迟缓,这些症状在治疗停止后会消失。

该如何确定剂量?

以色列阿德尔森成瘾性疾病生物学中心的优素福·萨尔尼领导的研究成果证实,低剂量的THC对啮齿类动物有神经保护作用,保护它们的大脑免于因脑损伤而受到长期伤害。科学家在脑损伤前后给动物注射了低剂量的THC(一支常规大麻烟的千分之一到万分之一之间)并与没有接受治疗的老鼠进行比较,发现注射了大麻的老鼠学习和记忆测试的结果要好得多。

虽然只在动物身上得到了证实,但科学家认为,对于癫痫病等脑损伤风险较高的患者,低剂量的THC应该具有一定的预防作用。萨尔尼说:“高剂量也能起到保护作用,但效果不是很好。”

科学研究已经达到什么程度?

弗拉塔说:“对大麻素的基础研究在美国和欧洲都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但欧洲还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最近20-25年具有重要意义,因为发现了我们称之为“内源性大麻素系统”的关键成分。萨尔尼说:“由于大麻对我们机体的几乎所有系统都有效果,因此大麻医学在未来10年将占据至关重要的地位。”他认为还需要进行更多的应用研究,但法律上的限制是所面临的重大障碍,还有来自制药企业的阻力。萨尔尼说:“制药企业对于研发很难得到专利保护的成分不感兴趣。”虽然专家一致认为有必要对某些大麻素的抗癌效用进行进一步的研究,但尚不清楚我们已经是时候在人身上进行验证还是要继续在实验室中用动物进行研究。

意大利国家研究委员会分子生物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卢恰诺·德彼得罗塞利斯说:“虽然有证据显示,大麻的多种成分可能具有显著的抗癌效果,但我们对于这些物质及其影响和行动机制的认识还相对有限。”他认为,基础研究还应该继续进行下去。

责任编辑:王晓丹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