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毒星,打一场全民禁毒战争

2017-09-30 10:24 来源:北京禁毒在线

13111531_980x1200_960

早年间,进入我们视线的吸毒明星通常是西方人:27岁吞枪的“摇滚之神”科特·柯本,自杀前一直吸毒;20世纪70年代享誉西方的乡村布鲁斯歌后贾尼斯·乔普林,因注射过量海洛因突然死亡;美国“四大天后”之一的惠特尼·休斯顿,吸毒之后失去天籁之音,英年早逝;拥有5座格莱美奖杯的英国女歌手艾米·怀恩豪斯,也因吸毒过量死亡。

上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大陆和港台明星也开始传出吸毒丑闻。从第一个公开的吸毒明星罗琦开始,前有歌手景岗山、谢东、苏永康、满文军,后有导演张元、宁财神及演员高虎、张默,歌手李代沫,再到前些天被抓的房祖名、柯震东,加上昨日被抓的说唱组合龙井成员,艺人涉毒的消息似乎越传越密。从导演、编剧到演员、歌手,网友戏称将上演“监狱风云”,人数之多、频率之高,令人唏嘘。

明星吸毒,似乎已逐渐成为娱乐圈最不可逃避的话题。连续的曝光,不断的忏悔,不断刷新着大众的眼球,粉丝们也经历了震惊、惋惜、期待、失望直至见怪不怪的心路历程。

很多明星吸毒前都曾是美女、帅哥,魅力无敌,星途灿烂。但吸毒后,无论是面容还是精神都来了个180度大转弯,面容憔悴,精神恍惚,令人大跌眼镜。

明星吸毒是否存在圈子效应?

据北京警方公开的数据,吸毒人群中18-35岁的比例高达70.3%,这个年龄段的吸毒人群有着明显的共性:自我控制能力差、人际关系复杂、经常出入KTV等娱乐场所、攀比虚荣的心理比较强烈。

这些共性与娱乐圈似乎都有斩不断的关系,据圈内人士透露,明星艺人私下很喜欢聚会,甚至形成了一个氛围,请客吃饭KTV加上请客吸毒蔚然成风,很多明星都是在聚会等应酬场合首次接触到毒品,碍于面子的同时也为了发展人脉、融入圈子,会被动接触到毒品,而拒绝吸食毒品的明星则会因为“玩不到一块”的原因受到排挤,严重的更会影响到事业发展,很多明星被动接触毒品后就此沾染上毒品,一发不可收拾。

方舟子直言,名人吸毒已经成为某些小团体的社交文化,如果吸毒之势蔓延,很有可能发展成为一种圈子文化形态。当吸毒是个例的时候,吸毒之风还有“刹车”的希望,而一旦成为一个圈子的文化形态,那就根深蒂固,毒品势力会无穷顽大。因此,娱乐圈应提高警惕,高度防范毒品的泛滥趋势,万不可让其发展成为娱乐圈的一种文化形态。

明星为什么爱吸毒?

为何部分明星在明知毒品会对自己有毁灭影响,仍然很容易地成为毒品的俘虏呢?究其原因,大致有以下几点。

如今,青年选秀的热潮如火如荼,爆发式的一夜成名者前仆后继。现在不少明星其实是商业社会包装下的“产物”,好莱坞电影的“明星制度”早就为明星的产生奠定了一种速成模式,一举成名、一夜暴富是很正常的事情,面对突如其来的鲜花和掌声和巨大财富,这些应商而生的“人造新星”缺乏数十年寒窗的专业积累,缺少去腐存真的社会经验,没有历经坎坷的品性淬炼,很难是德艺双馨、才堪大用的真正的演艺界明星。商业包装出来的“明星”显然会有很多的商业元素在里面,素质低、修养差成了很多明星的通病。

暴富起来的一些明星首先在价值观上产生了偏差,容易受到所谓“毒品文化”的吸引和诱惑,吸毒在他们看来,就是一种时髦的消费,一种身份的象征,一种地位的体现。一群“毒友”在分享毒品时,他们不认为这是毒品,而是甜品,他们的价值观已经严重扭曲了。

当然,还有一个因素是出于猎奇的心理,他们甚至觉得吸毒是一种时尚,不吸就落伍了。

潜规则也是明星吸毒的另一个原因,很多圈内聚会上,大家酒过三巡后,就会到小房间各玩各的——吞云吐雾,吸食毒品,很多人碍于情面、被迫吸毒,在这个圈子混,会有很多聚会,如果一帮人在吸,拒绝吸食毒品的明星则会因为“玩不到一块”的原因受到排挤,严重者会影响事业发展。

也有些艺人因为迷信某些“功效”而主动吸食毒品,据报道,不少艺人都是靠吸食冰毒减肥,“有的演员为了减肥上镜,溜冰(吸食冰毒)两三天都可以不怎么吃饭睡觉,这种减肥对他们是最有效的”。毒品一般都有强烈的兴奋作用,能抵抗疲劳并让人产生快感,一些编剧和导演在长期枯燥的创作过程中,也会吸食吸毒,达到“兴奋剂”的目的。

还有的明星与毒品交上“朋友”,则是缘于成名后的精神空虚感。对前途的焦虑感,纯真的失落感、人际关系的复杂感都使他们希冀获得一种解脱。于是,他们在吞云吐雾之间麻醉自己,化解烦恼,结果却是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毒品易获是明星吸毒的又一个原因。以北京为例,在三里屯以及一些比较繁华的娱乐场所周围,很多人都在暗地里进行毒品交易,“找卖家根本不难,只要你想找,绝对能找到。第一次交易成功后,卖家会一直‘盯’住你,以后全部自动送货上门。”

明星吸毒,还有个重要原因是钱太多了。北京电视人尤小刚炮轰明星吸毒都是“钱多烧的”,“为什么那么多年轻演员吸毒?就是成名得太容易了。钱来得太多了,烧的!他要是没饭吃还会吃毒品?”

一般情况下,某个明星在吸毒时,吸食冰毒每次需要花费800元,加上搭配其他不同种类毒品,少则需要上千元,如果是聚众吸毒,由某个人请客的话,花费的数字会更惊人,每个明星都有毒瘾发作的时候,以十天为一个周期计算,他们一个月最少要吸三次毒,他们在毒品上的花费是普通人工资的数倍。明星们的钱赚得太快太容易,所以没有经济压力的他们才不把吸毒当回事。

中国明星吸毒的传闻越来越多,可能还有个潜在原因,就是演艺行业和“粉丝”对他们的纵容。在国外,艺人涉毒会受到业内严厉的处罚。曾因《宫》走红的韩国演员朱智勋,因染毒而被电影换角、电视台封杀。在日本,演艺公司会与吸毒艺人解约。2009年被曝吸毒的酒井法子,至今未能成功复出,反倒是国内活动方还邀请她来华,给了她捞金的机会。在台湾,明星吸毒之后只要开个媒体发布会,当众痛悔公开道歉,就可以继续捞钱。

打开电视,我们常常能看到刚刚被抓的或者曾经被抓的吸毒艺人的综艺节目和影视作品,仿佛吸毒对这些明星来说只是一场宣传企划一般,对星途毫无影响。这些涉毒明星被抓时都表现得痛哭流涕、表示要改过自新。而他们也无一例外得到了粉丝的宽容和市场的接纳,顺利重返娱乐圈,继续捞金赚银,甚至知名度更高,片酬还看涨。如此“宽容”的市场环境,也难怪艺人涉毒屡禁不止,甚至复吸,令娱乐圈成为涉毒吸毒“重灾区”。

吸毒明星,你毁了谁?

每个涉毒明星的背后,都有着各个不同版本的故事,但最终的故事都是同一个结果,毒品的诱惑胜过了一切,让他们忘却了自己对家庭和社会应当承担的责任。

明星涉毒所带来的后果,与毒品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明星吸毒,不仅毁了自己的家庭和美好前程,甚至是性命,而且明星作为公众人物,一言一行都有模范带头作用。比明星吸毒更可怕的,是偶像倒塌的社会效应。

李代沫靠“中国好声音”一举成名,本来是普通人靠实力获取成功的励志教材,结果励志者竟然是吸毒者,叫本来以他为榜样的少年们作何感想?

柯震东曾在2012年拍了禁毒宣传片,片中他郑重承诺“我不吸毒”。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同一年,他就在房祖名家里第一次吸食大麻。房祖名的父亲成龙2009年成为中国禁毒宣传形象大使。偶像毫无诚信,禁毒大使禁不了儿子的毒,公众应作何感想?

明星因为是公众人物,承担着影响甚至引领青少年的社会责任,其一举一动皆有可能引起青少年的追随和效仿,拥有庞大粉丝的娱乐明星吸毒,是不是意味着这种行为可能会被并无多少辨识能力的粉丝模仿,会不会被认为在价值观上是一种相当不良的引导?这个问题现在很严肃。

社会舆论普遍认为,成为公众人物,受到广泛关注,被青少年喜欢、崇拜、模仿,这就意味着承担的责任要远大于普通人,不仅在演艺工作中,更多在生活中,尤其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必须要守住底线,给周围的人树立榜样。艺人涉毒不仅自毁声誉,还会对青少年造成负面影响。尤其是艺人涉毒后并未因此离开演艺圈,继续吃着偶像这碗饭。青少年该怎么看待偶像?会不会认为吸毒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而这种消极影响,恐怕难以弥补。

“明星吸毒并不是单纯的个人习惯和个人行为,它牵扯到法律、社会责任等诸多层面,它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难以想象。当看到粉丝力挺‘吸毒也帅!我们等你’之类的‘声援’时,我们不得不为此惋惜,也感到可怕,”在华鼎奖组委会的反“毒星”倡议中还特别提道:“身为娱乐圈内人,万众瞩目,行为与语言,都有引领作用,尤其是对青少年,请各位明星自重。”

粉丝们,别因“看脸”无底线宽容 

最近网上又冒出一句流行语,“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意思不难理解,背景却有点复杂。

台湾演员柯震东因吸毒被抓成为舆论焦点,众多“粉丝”纷纷表示,依然膜拜“男神”,只要痛改前非,我们还是爱你。重庆某电视媒体报道一名女大学生为了与柯震东见面竟然主动自首吸毒被抓,令人大跌眼镜。

李代沫吸毒,“粉丝”们不是谴责而是心疼,心疼他能不能忍受监狱之苦,心疼为什么偏偏抓他。

“我觉得吸毒没错,都是个人爱好罢了。等你回来,继续爱你。”一位网民在高虎吸毒被抓之后,在其微博留言。

明星吸毒屡屡被抓,面对这一现状,粉丝们总是“心太软”,千方百计为其找借口。从“寻找灵感”到“释放压力”,再到“大麻也算毒品吗”,再到现在强烈呼吁“大麻合法化”,吸毒行为一旦沾上了明星,似乎不少人的宽容底线都可以一再放低。

腾讯有个调查:“你觉得明星吸毒该原谅吗?”计有159255人参与投票,其中认为“不能”的占42%,认为“可以”的占22%,认为“无所谓”的占34%。这就是说,有半数以上的人持包容同情态度。

明星吸毒后依然受到粉丝的如此追捧,不由得让人担忧“善良”的粉丝们会惯坏了这些吸毒的明星。涉案的明星们每次被曝光都信誓旦旦,发誓要改绝不再碰,痛哭流涕的模样还能赚得不少同情分。

一旦成了公众人物,自然而然就有了粉丝,对社会产生了影响力。这一影响力,应当是正能量而不是负能量。不要说涉嫌违法,就是违规失德,也是作为公众人物所不应有的,应为社会所不容。

因此,对待明星吸毒,就应该“零容忍”,粉丝和社会不能对偶像“心太软”,要做到不姑息不纵容,让他们为自己的违法行为造成的社会影响付出代价。

作为禁毒教育义务宣传员,撒贝宁曾采访过不少沾染毒瘾的人。他深有感触地奉劝所有人:“当有人跟你说,这个东西没关系,一次两次不会上瘾。请你相信,这个人一定不是你的朋友。一旦你做了,你就在玩一场用一生做赌注而且一定会输的游戏。无论是公众人物还是普通人,在毒品面前,一定要守住底线。”

再次提醒粉丝们,别因“看脸”对吸毒明星无底线地宽容,无底线的宽容即是助恶。

抵制毒星,别怕他们没饭吃

针对频频曝出的艺人涉毒现象,最近有关各方纷纷采取抵制性行动,形成了一股反毒“正能量”。

8月13日,北京市演出行业协会与北京42家经纪机构和表演团体签订了《北京市演艺界禁毒承诺书》,承诺不录用、不组织涉毒艺人参加演艺活动。这份承诺书给了当下娱乐圈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警钟,也触及了涉毒明星的利益根本。

随后,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导演协会、文学学会、表演艺术学会和电影发行放映协会联合发出倡议,呼吁电影制片人和导演禁止那些屡教不改的从业人员参与创作。

如今,浙江横店影视城有限公司、浙江绿城文化传媒、拉风影视等16家影视制作单位又发表联合声明,坚决拒用“黄、赌、毒”明星艺人。这,无疑将“抵制毒星”行动扩大到了更广范围,以及更高层面。

有些人对于有关各方“抵制毒星”的做法表现出不同态度,甚至认为此举太极端,涉嫌歧视。

其实,对于涉毒艺人,我们不必心慈手软,更不要担心他们被“封杀”后没饭吃。首先,涉毒艺人无视法规及社会公德,犯了错就要自己承担责任。 其次,作为一个公民,涉毒艺人离开演艺圈后并非不能生存,只要努力,总可以在社会上找到其他事情做的。更何况,有关各方的抵制性行动带有很大的倡议性质,而并非全盘封杀,只要涉毒明星真想悔过自新,并且有明显的悔过迹象,今后还是有机会继续登台的。如果自暴自弃,像张元、张默、谢东等人那样“二进宫”甚至“三进宫”,就不能怪业界将其拒之门外了。

或许,对于吸毒成“疯”的演艺界,以及已经吸毒或随时可能吸毒的艺人,是时候举全社会之力进行惩治和防范了。

简而言之一句话, 我们可以选择的正确态度是,支持北京演艺公司“永不录用涉毒艺人”的承诺,对涉毒明星,必须零容忍封杀。

要打一场不停歇的全民禁毒战争

175年前,林则徐在广东虎门发动的销烟运动,让中国近代史以一场波澜壮阔的民族禁毒斗争启幕。

175年后的今天,面对大麻、海洛因、可卡因以及冰毒等新型毒品泛滥的严峻形势,中国政府和人民展开了又一场不停歇的禁毒人民战争。

《禁毒法》明确规定,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 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 药品和精神药品。

毒品犹如艾滋病一样,正在渗透毒害我们的社会,而且大有深入蔓延趋势。据官方披露,毒品已成为第三大刑事案件,近年来毒品犯罪案件主体呈现出年轻化趋势,犯罪主体中80后、90后居多,其中不乏在校大学生,而自2013年开始还有未成年人贩卖毒品、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类案件发生。

以前还只是在荧屏、文艺作品中见闻的毒品,没想到离我们已是如此之近,扑面而来,即使你想洁身自好恐怕也防不胜防。我们在为涉毒者叹息、扼腕的同时,更应该思考:除了洁身自好加强警惕之外,该如何远离毒品、消灭毒品?

毒品是人类公害,为了可以让毒品无所藏身,就要求社会上的每个人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珍爱生命,远离毒品,主动参与道禁毒活动中来,打一场不停歇的全民禁毒战争。

责任编辑:王晓丹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