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终于叫了我一声‘妈’”

“他终于叫了我一声‘妈’”

2018-01-03 14:03 来源:广西戒毒管理网

2017年12月15日是何某强制隔离戒毒期满的日子。 

当他踏着坚定的步伐从广西第六强制隔离戒毒所大门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了迎面走来的苍老的父亲和慈爱的继母,他们手中捧着一面鲜红的锦旗,上面写着"挽救失足青年,人民的好警察"。 

何某自小父母离异,目前和父亲、继母及妹妹住在一起。虽然他只有24岁,但却是一对一岁多双胞胎儿女的父亲。 

因为何某从小缺失完整家庭的关爱,初中时就开始沾上了大麻与K粉,性格脾气也越加暴躁和孤僻,与家人的关系日渐疆化。即便他一对儿女早产,贫困的家庭在为六万多元的医疗费东拼西凑时,他仍对这个家庭没有丝毫的感恩之心,对继母也有着深深的隔阂。 

何某在所内参加了"十步脱瘾法"班。在学习的过程中。辅导员韦晓柳从何某的言语和行动中读到了悔改的决心,通过上课的不断接触,何某慢慢地表露出渴望修复家庭关系的愿望。 

特别是参加忏悔道歉、伤害他人补偿法训练课程后,他第一次给家里打了电话,并向其继母作了深刻的检讨。紧接着,借开展扶贫攻坚的机会,韦晓柳给何某家庭带去了他在所内戒毒的小视频,并极力邀何某一家来所参加十步脱瘾法重点班家属座谈会。

他终于叫了我一声“妈”2

11月14日,何某的父亲、继母与妹妹一家三口参加了座谈会,一个亲情帮教平台让他们掏心窝的畅谈,阻隔在他们之间的坚冰慢慢融化,何某的诚恳道歉让他们一家再次潸然泪下。 

当晚,何某在日记中写道:"尽管以前我做了许多糊涂事,但辅导老师和亲人们仍然不离不弃、不厌其烦地关心我、帮助我、教育我,我还有什么理由再这样破罐破摔下去呢?我要感恩,我要振作,我要过好自己以后的人生。”

他终于叫了我一声“妈”3

当天座谈会结束时,何某的继母紧紧握着辅导老师的手哽咽地说:"感谢戒毒所为我们提供这么一次珍贵而难忘的座谈机会,孩子自小从来没有喊我一声妈,但今天他终于叫了我一声“妈妈”了,我看到了他的转变,衷心感谢你们一路的辛勤付出。” 

何某解戒当天,虽然寒风凛冽,但现场每一个人的内心都充满温暖和感动。

责任编辑:白天石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