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作为 做好衔接工作

2018-10-31 11:01 来源:银川禁毒

201810241540367849495

回家,对即将结束两年强制戒毒期的高峰与王敏而言,并不温暖。

2016年9月底,高峰与王敏因吸食毒品被公安机关查获时,所有东西都留在出租房里。身份证丢了,又没了住处。高峰与王敏两人都有各自的家庭,因为各方面的原因两人均已离异,各自家里都有老人小孩,孩子只能老人照看。家在哪里?回哪儿去?

她很恨,想到就要离开强制隔离戒毒所(女所)回归社会,内心就极度失衡。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走进了“大墙”,给她送来了一丝希望。在出所一个月前,王敏所在的户籍所在地银川市金凤区长城中路社区戒毒(康复)中心禁毒社工对王敏说:“我们已经帮你申请了低保,家里老人孩子很关心你,一直盼望着你回家。”

王敏离开戒毒所的那天,工作中心禁毒社工在大门口接她,同行的还有王敏的两个女儿。在与戒毒所管教人员的交流中,禁毒社工了解到,王敏的家属已经到了,放眼望去,管教人员口中所谓的“家属”原来是同天早上刚刚离开强制隔离戒毒所(二所)的高峰,满头的白发,消瘦是脸颊,一双黑色的布鞋还没来得及换就已早早来到了女子戒毒所。原来他们两在此之前已经登记结婚了,这是禁毒社工们始料未及的。

这几年在宁夏,禁毒社工与强制隔离戒毒所正更紧密地衔接在一起,“大墙”外的禁毒工作者希望走出戒毒所的帮教对象能够“软着陆”,更为平和地回归社会,降低复吸的可能。

提前介入,做好生活托底

多年前,禁毒社工很少知道辖区内戒毒人员在所内的情况,直到他们出所主动上门签协议才进入帮教阶段。2015年以后,随着禁毒工作的步伐前移,及大部分社工可以提前一个月知道帮教对象离开强制戒毒所的日子,前往接人。    

如果让戒毒人员陷入生活困境,那么所有的努力很可能白费了,一旦过去的圈子向他们招手,很可能就会再次走上吸毒的道路。吸毒心瘾难戒,一旦被重新拉回吸毒圈,复吸是迟早的事情。高敏出所的时候,低保办下来了,廉租房也已进入申请程序。这让她看到正常回归社会的可能。

社工接力,提前化解怨气

禁毒社工与戒毒所内的职能部门并不熟悉,因此当社工需要了解哪个戒毒对象的情况,或是联系上门帮教、接所等,都通过电话联系与戒毒所有关部门协调实现。

高敏出所前对社会仍存怨气,戒毒所工作人员发现后及时将情况告知了禁毒社工。通过走访,才得知高敏的境况。掌握到这些信息,禁毒社工提前为高敏申请了临时性补助,设法为她联系工作,申请廉租房等。

走出大墙,民警参与帮教

无缝衔接,除了“大墙”外的社工走进去,“大墙”外的禁毒民警也走进来。民警身份具备严肃性和法律代表性,联系街道办事处、卫生中心、劳保部门等部门时有天然的优势;更重要的是有震慑作用。”

一些帮教对象对禁毒社工的帮教建议并不当回事,“我们通知对象尿检,有时还得用商量的语气。”但禁毒民警的手中有杀手锏,如果帮教对象严重违反协议或者超期未报到,作为公安机关可以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对其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这一权力如同一道紧箍咒,督促服务对象更好地接受社区戒毒康复帮教。

解决就业,做好后勤保障

在许多禁毒社工看来,“就业”是社工为服务帮教对象提供专业服务的关键一环。“一些服务帮教对象如果没有合适的工作,重新构造社会交往关系,他们就会在社会生活中‘退化’、封闭自己,失去自己的社会功能。”无法融入新的社会关系,是很多戒毒成功的人复吸的重要因素:“‘圈子’也是帮教服务中的重要概念,我们的工作就是要防止他们再回到原来的圈子。”

随后,禁毒社工会通过街道劳保部门、社区居委会给他们俩解决就业问题。“只有社会愿意接纳他们,让他们找到工作,充实生活,才有可能真正摆脱毒品的心魔。”

截至目前,银川市金凤区长城中路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在册吸毒人员共计327人,戒断三年未复吸达到146人。 

责任编辑:张举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