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一线缉毒民警:“双重人格”的缉毒战士

2018-12-05 09:52 来源:中国禁毒网

“《无间道》里的警察有两种人格,我也是,回到家吃饭散步陪孩子,我就是个寻常百姓;去禁毒的世界里面对毒贩阴暗和罪恶,我就是个战士。”警官阿七(化名)说,他的身体里住着两个人。

阿七,云南人,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禁毒民警,在禁毒大队工作以来破获毒品案件820余件,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980余名,缴获毒品460余千克,查获制毒化学品91吨。

生死一线间绝地反杀

2018年5月2号的凌晨4点半,安宁服务区被巨大的刹车声打破了安宁,两辆车相继在服务区停下来,从车上走下来四个人。周某还处于飘飘然的兴奋状态,他和其他三个人这一次偷偷藏了7000多克的毒品在车上。几个人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绕开检查站,连夜赶路到安宁,打算下车透气休息,其中一个人去了厕所。

此时,跟踪而至的专案组民警隐藏在黑暗中,阿七默默观察局势,考虑到当时连自己只有六人,并未确认车上人数和具体状况时,他不敢贸然出手。看着四个嫌疑人下车,其中一人去厕所,他意识到时机到了。

周某看着同伴去厕所,忽然瞥到远方的黑暗中好像有什么“簌簌”动着,转身拔腿就朝着公路跑。

阿七带着辅警一个箭步追了上去,因为当时情况限制,他们已经做好了和那毒贩徒手搏斗的打算。在追到一侧草坪处,周某一脚踩滑摔倒在地。阿七立刻飞扑过来,打算制服他,两人在草坪上扭打。慌不择路的周某拔出藏在身上的折叠刀朝阿七捅了过去。黑暗中,阿七觉得腿上仿佛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只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

但他并没有去看。阿七拖着冒血的腿和辅警小侯冒死截住了周某。

“别过来,我可是有艾滋病!”看着中了刀还依然追过来的警察,穷途末路的周某大喊道。但阿七没有一秒的犹豫和顾虑,也感觉不到大腿的疼痛,他冲上去,把毒贩手中的折叠刀夺走。四名嫌疑人被抓捕后,阿七倒在地上,松了一口气的他这才觉得头晕目眩,右腿疼痛,进入半休克状态的他牛仔裤完全被血浸湿。

这一次,缴获毒品海洛因可疑物4218.8克、冰毒晶体可疑物2996.5克,抓捕嫌疑人四名,缴获涉案车辆两辆。阿七右大腿膝盖上部被刀戳伤,伤口长约7厘米、深约8厘米。

SUV上演生死时速

2016年3月28日,刚刚从派出所调到盘龙分局禁毒大队工作的阿七,在抓捕疑贩毒嫌疑人案件的过程中,他驾车和一辆SUV展开了生死时速的对决。

这一次运毒团伙的交易地并不是某个明确的地点,他们开着一辆SUV在车上进行交易。警方获得情报后,马上对嫌疑人和车辆进行布控,民警一路跟踪贩毒嫌疑人。阿七驾驶轿车与运毒车辆仅仅相聚10余米,他握紧方向盘用力踩油门,打算强制截停运毒车辆。

此时,丧心病狂的贩毒嫌疑人突然火力全开,疯狂加速向阿七的车辆直面撞来。阿七心一横,紧踩油门,以几乎同样的车速向嫌疑车撞去。由于对方驾驶的SUV底盘较高,电光石火间,他听到车辆间巨大的摩擦碰撞声,轿车收到强大的冲击,SUV直接冲上了轿车的车顶,叠罗汉般将轿车压住。

刹那间烟尘四起,“咳咳”阿七呛了口气,等回过神来后,他才发现和车上的民警们一同被困在轿车中,车门因变形已经无法打开。

情急之下,他用手肘狠狠撞向车窗玻璃,一下、两下、三下……

“哗”的一声,车窗玻璃被震碎了。他从窗子里爬出来,带着一手臂的血,冲向毒贩。

欲擒故纵绝不放弃搜查

“我破解一个案子,找到毒贩藏毒点,就像回到高中时期解开一道困难的奥数题一样快乐”,阿七说“不搞侦查我还能做什么,有时候我想一想,这就是我的宿命”。

那一天下着雨,根据情报他们缴获了嫌疑人的车辆,也成功抓获了两个嫌疑犯,但却未能缴获毒品,两个嫌疑人三缄其口,拒不承认运毒。

在所有的侦查员都心灰意冷想要放弃时,阿七就是不甘心。凭着一股子不放弃的劲头,他决定“放虎归山,欲擒故纵”。抓获的两个人中,一个是老板,一个是马仔。他把老板放了,对马仔再一次进行审讯。

这一次,他得到了一个线索。两人第一次停车的位置与搜山的方向相反。阿七和同事马上冒雨返回抓捕现场,重走嫌疑人的逃跑路线,以两人第一次停车地为中心,扩大搜索范围。近两个小时的搜索后,最终在距离停车地200米的一片竹林里发现了藏匿的68块海洛因。

放走的老板在当天凌晨4点被重新抓回,阿七再审老板,顺藤摸瓜,成功打掉隐匿于后面的两个长期活跃于中缅边境的贩毒团伙。

缉毒战士与父亲两种人格交替

当一名光荣的缉毒警察,这是阿七的快乐,但在这快乐之下,是对家人的愧疚和亏欠。成为一个平凡而普通的父亲对他来说,很困难。

“我可以轻易找到妻子遗忘在家里的东西,用推理的方式。”阿七说,或许以后在和孩子玩捉迷藏躲猫猫的时候,会想到自己查找毒品的过程。

“将来我会告诉孩子我在做什么,等他再大一点点。”阿七苦笑道。

责任编辑:张婷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