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嘉兴经开公安创新心理干预法,让戒毒人员远离心魔

2018-12-24 11:39 来源:中国禁毒网

12月4日,著名歌手、羽泉组合成员陈羽凡因吸毒被北京警方责令社区戒毒3年。此热门事件将“社区戒毒”推向大众面前,对于这一公众不太熟悉的名词,嘉兴城南街道的工作人员詹斌玮却是了然于心,因为他就是一名社区戒毒的社工。

今年7月的一天,詹斌玮提前半个小时来到办公室作准备工作。因为头一天街道禁毒办通知他,辖区人员李某在戒毒所期满出来,今天会来社区报到,由詹斌玮负责。李某到中心报到,先录入指纹,登记个人的详细信息。社工会监督李某每月指纹打卡报到,进行一次尿检。要想指使其他人冒充报到、尿检,都会露陷。”他说:“李某如果两个月不到工作站报到,公安机关根据情况可以对其采取相应的强制措施。

“过去,社区戒毒面临多重压力,吸毒人员管理难、转化难、回归难。从多年的工作中,我们发现对吸毒人员要从简单地视作违法者转变为既是违法者,也是受害者和病人,这样才能更好地走进他们的心里。” 詹斌玮说。

2018年,经开公安分局积极对接具有完善资质的心理治疗康复机构——康慈医院(城区分院),将院中具有精神科高级职称医师2名及主治医师2名纳入吸毒人员帮教管控小组中,定期为辖区内的社区戒毒社区康复人员进行心理辅导、心理干预,从药物戒毒、管控脱毒迈向更进一步的心理脱毒。城南卫生院心理医生费玉娥就是这个团队里的一员,“戒毒心理咨询、心理干预对我而言也是一项新的课题,我们在日常接触沟通中,慢慢摸索出治疗方法。”

在费医生和团队成员的努力下,心理治疗小组创新了一套心理治疗法。首先是深挖根源,就是让吸毒成瘾者寻找自己内心最强烈的那种戒毒动机。其次是自我反省,让成瘾者对自身的成长过程、吸戒毒经历进行反省,反思毒品给自己造成了哪些危害。再次是改变认知,通过让吸毒人员反思亲人的付出和自身给亲人带来的痛苦,从而发现自身存在的问题及根源所在,产生改变的想法。最后是心理支持,给予吸毒人员最大的家庭和社会支持,让家人一起参与到戒毒的过程中,并与社区工作人员沟通在就业方面给他们予帮助,让他们体会到家人和社会的关爱,增强他们戒毒的信心和决心。

“当然,针对每一位戒毒(康复)人员情况,我们都会采取较适宜本人的方案进行心理疏导,详细剖析戒毒人员心态和心理弱点,认真倾听并对症进行心理疏导。这样戒毒人员也更愿意向我们敞开心扉,吐露心声。我们接触的具体个案及统计数据都表明,多数吸毒者复吸都是在受到挫折或者心情不佳的情况下开始的,而且由于吸毒的缘故,绝大部分吸毒者又没有几个可以交流的正常朋友,这时能随时与他沟通的心理医生的心理干预就十分必要,可能一些很简单的心理干预技巧就能切断他们的复吸之路。”费医生说。

在治疗过程中,有一对中年夫妇让詹斌玮和费玉娥印象深刻。“他们夫妻都吸毒,当时我对接他们的时候,丈夫可能思想上还不重视,觉得吸合成毒品就跟戒烟一样,想戒就戒,而妻子比较配合。”面对这样的情况,社工负责做好夫妻俩的思想工作,并定期谈心谈话。但是在随访过程中,社工发现了一个问题,“之前都觉得丈夫复吸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后来我们发现妻子也复吸了,原因是妻子的交友圈有问题。”原来,妻子虽然思想上认识了错误,但是她是个非常“重情义”的女子,朋友怂恿几句,就又碰了毒品。社工发现问题后,立即联系了心理治疗团队,费医生与妻子约谈,聊家庭聊生活,聊着聊着,妻子就哭了。“他们有个上初中的儿子,正值叛逆期,小孩子大概也知道他父母的行为,对这个妈妈比较抗拒,女子心里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儿子,我就把握住她这个弱点,叫她隔断现在朋友圈,去开始新生活。从后期的随访看,效果还是非常显著的,包括她的丈夫,现在也非常积极地配合我们的治疗。”费医生说。

目前,经开公安分局联合社工通过网格化管理,采取面谈、电话、微信等方式,加强与戒毒人员沟通,同时每月一次对吸毒人员进行走访,将走访情况进行梳理,分析吸毒人员近况,对存在心理压力或精神方面问题的吸毒人员及时反馈康慈医院,要求心理医师介入加以疏导。对有困难的吸毒人员采取关怀救助、就业安置,建立工作台账,做到一人一档,综合评估,对有肇事肇祸风险隐患的吸毒人员及时以书面形式上报,将隐患扼杀在萌芽。

责任编辑:张举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