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毒者的“摆渡人”

2018-12-28 13:33 来源:中国禁毒网

丁一工作室“满月”了——这是杭州首个以社工名字命名的戒毒康复工作室,在今年11月13日成立。

1210022899_15456171026941n

丁一是上城区清波街道禁毒办的一名禁毒社工。身材娇小,一头短发,笑容温暖,这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

不同于游走在刀光剑影间的缉毒民警,禁毒社工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群体,做的是持续多年“和风细雨”般的工作——为辖区内社区戒毒康复人员提供帮助。用丁一的话说,禁毒社工就像“萤火虫”,要发挥专业技能,发自内心地关心、关怀、关爱服务对象,让自己发出的微光照进他们的心里。

1210022899_15456171215741n

而当你走近禁毒社工,你会发现,他们更像是灵魂摆渡者,将一个个吸毒人员从“毒海”中摆渡到正常的人生轨迹上来。

“他们不仅是违法者,也是受害者”

2010年,杭州市首次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了76名专职禁毒社工,丁一就是其中之一。

“原以为就是在社区搞搞宣传活动,后来知道要直接和戒毒人员面对面,真有点害怕。那时觉得,他们就是违法的人。”起初的工作,让这个20岁出头的小姑娘倍感委屈:“戒毒人员不服管理。挨骂、被误解,是常有的事。”

可工作时间久了,与戒毒人员打交道多了,丁一的想法变了。

遇上陈莎时,丁一了解到,这位年轻姑娘之所以会吸毒,完全是因为一时好奇;后来因身材肥胖,朋友说“这东西可以减肥”,她便又按捺不住复吸。

在丁一看来,陈莎就是一个普通人,只是自我克制能力较差,对毒品认知不足,才不知不觉陷入毒品沼泽,这时需要有人拉她一把。在社区戒毒的三年时间里,丁一让陈莎认识到毒品的危害,时常安抚她的情绪,帮助她走出毒瘾阴霾。

“那段时间,家人都不敢跟我提‘毒品’两个字,但在丁一面前,我可以很坦然,没有心理负担。”回忆灰暗的过去,陈莎仍禁不住落泪,她感谢丁一的陪伴,“如果没有她,这条路会难走很多。”

如今,陈莎有了幸福的家庭。当她的妈妈紧紧握住丁一的手,热泪盈眶地说“谢谢你帮我女儿重生”时,丁一忽然领会了这份工作真正的意义和价值。

“他们不仅是吸毒的违法者,也是毒品的受害者,是特殊的病人,需要我们及时伸出援手。”丁一说。

“亲情是吸毒者最好的救赎”

从强制隔离戒毒所出来后,徐益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丁一。

1997年,徐益开始吸毒,前后多次被查获,并被强制隔离戒毒。2012年11月底,他被批准在清波街道进行社区康复。

“我已经有很多年的吸毒史,家人和我都断绝了关系。其实我也想好好做人。”徐益是个孤儿,从小被养父母收留,在强制隔离期间,养父去世了,这对他打击很大。从戒毒所出来的他,悔恨自己过去所为,一心想为养母尽点孝道。

1210022899_15456171133641n

丁一“接手”徐益后,快速帮他申请了临时救助、最低生活保障和廉租房,并着手联系他的亲人。“吸毒人员往往是很脆弱、孤独的人,他们看上去和常人没什么两样,但心里可能已是一片荒芜,这时就需要有人能走进他们的精神世界,感知他们的内心。”

丁一第一次上门拜访徐益养母时,老人直说“我没有这个儿子”。可丁一没放弃,此后一年多时间里,她每隔一段时间就登门,告知老人徐益在社区康复期间的良好表现、定期尿检结果正常以及在工作生活中的努力。

从最初的闭门不见,到慢慢接纳,徐益渴望的亲情有了回应——在丁一的努力下,养母与他重归于好,让他觉得自己不再孤单。已有50多岁的他,在讲述时不禁哽咽。现在的徐益身上不再有原先的怯懦和自卑,更多的是自省和自强。如今,徐益不仅和禁毒社工成了朋友,还主动参与街道的禁毒宣传工作。

在丁一看来,戒毒是一场依靠亲情与爱才能打赢的持久战,除了个人决心,社会监督与家庭温暖形成的合力,是重塑一个吸毒者的重要力量。而这也是丁一帮助戒毒人员时,常常借助的法宝。

“让更多吸毒人员回归幸福”

8年时间,丁一不断努力着,她为每位戒毒人员制定专门的教育矫治方案,分阶段实施。至今,她管教帮扶的在册人员已达到67人,其中年龄最大的50多岁,最小的23岁。

丁一所在的清波街道积极开展禁毒工作。目前,该街道成功戒断毒品的有25人,社区戒毒、社区康复有效执行率全市领先,并获得杭州市街道乡镇层面第一个省级禁毒工作先进集体等荣誉。

丁一的“赫赫战功”,受到了杭州市禁毒办的肯定,并于上个月专门成立了“丁一工作室”。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实丁一也常常有沮丧的时候。比如在工作的8年时间里,有一位戒毒人员4次来到社区康复——她与丁一同龄,但在与毒品的缠斗中一次次重蹈覆辙。

“毒瘾好戒,心瘾难戒。”丁一说,中国是世界上戒毒率最高的国家,但戒毒率也不到8%。戒毒是一个长而慢,并且痛苦的过程,需要强大的毅力。此外,近些年吸毒人群呈现年轻化的态势,毒品类型也从海洛因转向新型合成毒品,包括冰毒、K粉、摇头丸等,犯罪手段也不断翻新,具有极强的伪装性和迷惑性。

“与毒品抢生命,让更多吸毒人员回归幸福。”这是丁一坚守的理由。她说,禁毒社工要做的,就是摆渡一个个失足的灵魂。而在杭州市,这样的“摆渡人”现有1251人,需要服务的对象是在册约3.3万人的吸毒人员。让吸毒人群真正摆脱毒品世界、重新回归社会是一个系统工程,丁一希望,社会各方力量都真正参与到禁毒工作中来。 

责任编辑:张举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