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毒影后”20年抓2300余名毒贩 为潜伏扮演多个角色

2019-02-15 15:42 来源:中国禁毒网

如果周星驰是喜剧之王,那么这位女警堪称“缉毒影后”。

“对不起,我是警察!”

这是现任甘肃省平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史秀萍破案时说得最多的话。

从警33年,缉毒20年,她扮演过毒贩、御姐、女老板……潜伏在毒枭内部,侦破了多起特大、重大贩毒案件,先后抓获毒贩2300余名。

1210047131_15483803038821n

图为史秀萍在戒毒所审查戒毒学员。

今年55岁的史秀萍,曾任平凉市公安局崆峒分局缉毒大队大队长,2013年短暂“退役”进入国保支队,2016年又重新扛起缉毒重任,开始负责平凉市公安局禁毒工作。

多年的禁毒工作经历造就了她缜密的思维和冷静的个性,并精通各种侦查手段。“也练就了一番好演技。”她说。

1210047131_15483803194471n

图为史秀萍被评为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后,在平凉七县区宣讲。

其实,早在1995年,她就奋战在缉毒战线最前沿。第一次缉毒,是个“认识的人”。那的她时刚生完孩子,“年轻妈妈,胆子大。”她跟队长说,“我能行,6年片警不是白当的。”于是,在该名吸毒人员小区附近,史秀萍将其骗出后,趁机“反手擒拿”。“初次感觉很好,很顺利。”

而史秀萍第一次做“演员”,是在1997年。

“浓妆艳抹,戴上戒指,挂上耳环,蹬着高跟鞋……平常很少这样。”作为见过世面的“女老板”,史秀萍如约去了毒贩家里见面。

虽然努力让自己镇定、镇定再镇定,但“身体不说谎”,心跳“怦怦”加速。在深吸一口气后,她硬着头皮,按响了门铃。

“叮咚”!她的心里也“咚”的一声。门里急促的脚步声此刻与她只有一门之隔。“我是女老板,我是来做生意的。”史秀萍默默念叨,给自己打气。

门开了,一个人高马大、胡子拉渣的男人站在了她面前。

简单介绍之后,他们坐在沙发上寒暄了起来。该名毒贩时不时打量她的每个细节,当两人眼神交汇的瞬间,对方眼里的“那种光”,让史秀萍感觉“瘆得慌”,身上的汗滴穿透皮肤“往外蹦”。她想起电影中卧底警察的种种举动,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继续聊起“大白”生意。

“那时一克才100多块钱,当时带了1万多元。”史秀萍捋一捋头发,翘起二郎腿,继续商量下一步的交易计划!对方一口一口吞吐着烟圈,层层叠叠,弥漫在眼前。谈妥之后,她豪气地给了对方两百元的“小费”。“以后会经常合作。”

“出门后,腿抖个不停!麻木了!”史秀萍说,后怕!现在想起来,当时如果被发现,都不知有什么结局。这是史秀萍第一次化妆侦查,她觉得“演得还行。”

1210047131_15483803649931n

图为史秀萍接受媒体采访。

一个月后,该名毒贩带着“货”约见史秀萍,她再次以“女老板”的身份前往赴约。只不过,这次,他们约定在车里。上车后,几番交谈,便开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她利用数钱的时间不断和毒贩迂回,并寻找机会发出信号。趁其不注意,史秀萍将手伸出了窗外……

发出信号后,后车警察立马将该车包围,“哎,怎么回事?当时把我一起抓起来了。”史秀萍装作无辜的“受害者”。“立了人生第一个二等功。”史秀萍说,有了成就感,从那时起,她就“上瘾了”,而且,也越来越喜欢这种“刺激”的禁毒工作了。

就这样,一次次角色扮演,让史秀萍的缉毒工作越干越有劲,“演技”也到了“老戏骨”级别,她也成了这个圈子里“生意”做得比较好的“女老板”,但每次行动,她都小心谨慎,毕竟,分分秒秒与生命打交道。

1210047131_15483803750931n

图为史秀萍在看守所审讯贩毒嫌疑人。

2004年,平凉“人体藏毒案”,让史秀萍终生难忘。虽然抓捕没费多少功夫,但找毒品却耗费了她和同事“半生功力”。“500克毒品,嫌疑人包里居然啥都没搜到。”

那么,这500克毒品,究竟去了哪里?所有人一时都蒙了,“会不会搞错了?”等疑问随即而来,但事实和证据证明,这500克毒品就在该名嫌疑人身上。经过多次审问,毒贩最后承认,“在我肚子里。”

“在肚子里?”这让史秀萍和同事觉得不可思议,一辈子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肚子里怎么藏毒?”“怎么装进去的?”一系列难以想象又令警方好奇的问题浮现在眼前。在警方轮番审问下,毒贩最后一一说了出来(细节不便透露)。“我和同事都听呆了。”听完,史秀萍都不敢相信。

最后,他们带着该名毒贩去医院拍片发现,“果真在肚子里。”6天6夜,端茶倒水、喂吃喂喝,史秀萍一直伺候着。她陪着毒贩一点一点将毒品排了出来。“即便对于家人,我也很少有时间这么做。”

2009年9月底,宁夏的一名贩毒人员给史秀萍打电话说“有笔大单”要交易,双方约定到在某个高速路口见。此前,他们认识已有半年之久。她清晰地记得,近400克毒品。这次,她还是扮演女老板,而司机扮演其老公。

虽然经验丰富,但对于此次交易,史秀萍还是做了不少功课,与同事商讨抓捕计划,给自己和同行的人设计“台词”,从故事一开始,她就笃定了“必抓”的结局。虽然在整个七八次的谈判过程中,对方也会出点“幺蛾子”。

他们如约见面了,对方声称“货没带”,与该名毒贩同行的女伴要求加价。原本说好的1克180元,对方涨价声称翻一倍,而史秀萍当时只背着十万元现金。“算了,不搞了,我把家里电视机、洗衣机等家电都卖了,就凑了这么多,还准备在你这拿些货回去翻个身。”最后谈判失败,“夫妻”二人计划返回。

而在返回途中,史秀萍的电话响了,该名毒贩说货拿到了,他们重新约定在车上交易。快到中午时,毒贩又改计划了,说要不晚上见。“他很聪明,贩毒的人都有很高的反侦查能力。”史秀萍说,毒贩也在看是否有同行跟踪的人,潜移默化地试探她是否诚心。

一直拖延到下午4点钟,在高速路附近的一个饭店,史秀萍和同事准备刚坐下吃饭,对方开着一辆出租车带着女伴来找他们。史秀萍和“老公”坐在车里终于等到了他们,这次毒贩手里真有货,史秀萍手指沾到嘴边一尝,说“成色挺好。”

其实,当时还有一个同事就藏在车的后备箱,30多度的高温,“都快把他蒸熟了。”史秀萍“验货”之后,假装数钱,并寻找机会,趁其不注意,她迅速冲过去用胳膊肘压住对方脖子,“对不起,我是警察”。

此刻,毒贩准备要逃,一只脚已经踹开了车门。而这时,同事从车的后备箱跳出来,一脚踢向了该名毒贩下颚。“半年的交易就此结束了。”史秀萍说。

1210047131_15483804404971n

图为史秀萍在戒毒所和吸毒人学员谈心。

在审讯室里,该名毒贩称要见史秀萍。“啊!我自始至终不相信你是警察!”声音穿透墙壁,楼下史秀萍听得字字清晰。她决定,上去再见见这位“老友”。

脱下高跟鞋,摘掉耳环,扎起头发,戴上帽子,换上警服,史秀萍站到了他面前。只不过,此刻的史秀萍是警察。“可能我瘦弱的身材欺骗了他。”

“我亲眼看着很多人因吸毒,导致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酿成无数悲剧。”史秀萍告诉记者,很多吸毒人员的家人哭着拉住她的手说,“帮帮我们挽救这个家庭,一定要抓住。”

每次有案子的时候,史秀萍感觉就有了激情,她说,一个家庭只要有一个吸毒的,一个大家庭都会被毁掉,对社会的危害更大。

然而,史秀萍每次“冲锋陷阵”,都会让家人担心受怕,她也因此不知和儿子吵了多少回。儿子坚决反对她从事这么高危的职业,“你一个女人这么干要干啥?”每次负伤回去,儿子就骂,有些委屈又无法给家人诉说,她经常一个人深夜痛哭。

“欠家人太多了。”史秀萍哽咽了许久,“父母都年过八十了,上次老父亲走失,自己还在外面办案……”身不由己,有苦难言。这么多年,感觉自己都“不正常了”,“有病了”才休息。办起案来,“都不知道渴,不知道饿,没有旅游的概念,也没主动休过假。”

甘肃省首届我最喜爱的十大优秀人民警察”“甘肃省先进工作者”“甘肃省第二届爱岗敬业道德模范”“全国十大禁毒先锋”“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每次站上荣誉的奖台,史秀萍总会热泪盈眶,一幅幅画面如胶片浮现在眼前。

她说,20年的缉毒生涯,20多个奖章,4个2等功,2个3等功,每个功勋背后都有一些心酸和不为人知的故事。“冷暖自知。”

“从寻找线索到抓捕、审讯,最后看着毒贩关进去,心才能放下。”史秀萍说,虽然也曾收到过威胁的信息,但她从来没怕过,“演技不仅要好,心理素质更要强大。”

很多故事,就像演电影一样,比电影还要精彩。”史秀萍望着窗外,沉默了片刻。转过头,她卷起袖子,胳膊上的条条刀痕依然清晰。“我是警察,是一名缉毒女警,生活的美好需要我负重前行。”史秀萍说。

责任编辑:张婷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下载禁毒在线订阅号
随时随地看新闻

扫描分享本页